这院子十分的奇怪,进入到院子之后,就会看到一个个的小院子,那些小院子的门都关着,上面还帖着一些符,不知道院子里同是什么,不过领刘飞舟进院子的人,显然也没有跟了解释的心情,领着刘飞舟一直往院子里走去。

不过因为岛上有那些鬼树的存在,他们的收入也不少,小日子过的是十分的平淡,但是也还算是很不错的,在阴鬼宗,像这样的岛有很多,所以根本就没有人会去注意他们,鬼树岛上也没有什么值得人们注意的地方。

赵海看着他们的样子,马上就双手结成不动明王印,接着大喝道:“临!”真言出口,就像是晨钟暮鼓一般,让所有人都是心头一震,接着他们虽然依然悲痛,但是却也慢慢的冷静了下来。

他现在所在的地方,离那片区域十分的近,甚至可以说,伸手就可以碰到那片区域,但是这两片区域却像是两个世界一样,那片区域被浓郁无比的黑雾所笼罩着,就像是一片黑暗的空间,而他所在的这边,却是血海翻腾,他现在所在的地方,就像是分界线,分割地狱与人间的分界线。

看着四散而逃的那些散修,赵海冷哼了一声,这个声音赵海用上了佛门狮子吼功夫,所有散修就感觉到一声炸雷在他们的耳边炸响,所有人的身形都是一震,一下就顿在了那里,众人都是脸色大变,他们没有想到,赵海的实力竟然能这么强,只是一声冷哼,竟然就让他们身体里的法力都为之一顿,这也太强了吧?

赵海从阴鬼宗那里赶回来,并不是随便的找一个地方,就直接回来的,他选的这个方向,正是血杀宗的西防线,而这里离他的血凌岛最近,他现在前近的方向,正是向着自己的血凌岛前进,他必须要看看,自己的血凌岛怎么样了,血鬼小队怎么样了,神机营怎么样了,只有看过了那里的情况之后,他才能在去看别的地方。

赵海看着毒虫谷的那个修士,沉声道:“我很好奇,你到底是如何找到我的呢,我对自己改容的手段还是十分有自信的,我甚至连自己身上的气息都改变了,而且我也没有什么熟人,虽然说之前文礼义在死去的时候,他身上有一丝气息飘到了我的身上,但是我已经去除了,你不可能找到我才对,可是你现在却偏偏的找到我了,这真的是让我感到十分的好奇。”

赵海也装模做样的服下了丹药,跟着众人一起往前飞,就这样他们一刻不停的向前飞,一直飞了七天左右,徐万年这才停了下来,他转头看了众人一眼,现众人的脸上也都有一丝的倦色,他这才开口道:“已经到地方了,大家进入到血海里。”众人都应了一声,随后着跟徐万年一起进入到了血海里,不过在进入到血海里之前,赵海注意到,他们每个人都拿出了一个像帽子一样的东西带在了自己的头上,而这个像帽子一样的东西,却是用血海境这里一种十分常见的小草缠成的。

很快的就到了出的时间了,这天早上赵海早早的起来,然后退了房,直接就到了坊市门前,想要等着方为家他们,不过让赵海感到意外的是,当他到了坊市的门前的时候,就看到已经有不少人等在那里了,赵海还注意到了站在人群之中的方为家。

刀千斩和六大长老,还都在血杀岛坐镇,虽然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对方集合起来,却不行动,但是他们却并没有完全的放松,只要对方的兵力一天没有散去,他们就一天不会放松下来,因为七大宗门最有可能对付的对象就是他们,他们不能不小心。

现在赵海也明白,为什么七大宗门不派出大军来进攻血杀宗了,因为没有必要了,血杀宗已经被那位上神,从血海境这里,给生生的抹去了,所以七大宗门都没有派出大军,他们就算是派出一些人来,也不过就是来血杀宗这里看看情况,也许只是想要看看,血杀宗这里有没有活着的人,要是有活着的人,他们一定会出手,把血杀宗所有活着的人全都给杀了,他们是不会留下任何一名血杀宗的活口的。

第四百六十八章 处罚

自从鬼风盗消失之后,他们的阴风鬼旗也消失了,没有人知道那阴风鬼旗落到了谁的手里,最一开始人们以为厉剑宗得到了,但是后来现没有,这就更让人好奇了,这些年无数的人想要找到这阴风鬼旗,却一直没有消息。8

赵海有些不太明白,阴鬼宗的这些家伙到底在干什么,他们到底有什么行动,但是他现在真的是不敢乱动,而且他也没有准备回血杀宗,他相信现在就算是十大宗门中的其它几大宗门,全都出动,一起对付血杀宗,怕是也讨不到好去,因为血杀宗所有岛上的护岛大阵,全都已经改良过了,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的问题,就算是七大宗门的人一起攻过去,能不能破去他们的护岛大阵都不好说。

其它几人都点了点头,哈净更是开口道:“小海如果真的是邹肖的话,那么他现在应该也能发现七大宗门在调集兵力,但是他却并没有回来,显然他对于这件事情并不是十分的担心,而且他留在外面,对我们也有好处,七大宗门对付我们,那他们的后方防御一定会十分的空虚,到时候小海在趁机进攻,我想那些家伙到时一定会吃不了兜着走的。”

一听赵海这么说,那些鬼风盗的人都是神情一正,接着马上道:“不敢,请老大放心,我们没有忘!”说完其中领头的几个人站了起来,分付了他们小队的人一声,让他们小队的人,把他们从鬼幽岛那里搬出来的东西,全都放了出来。

等到那人走到文礼义的跟前,马上就冲着文礼义行了一礼道:“主上,你今天怎么来了?”这人叫刘飞舟,本是一个散修,后来有一些在外面采药之时,被别人围攻,正好被文礼义赶上,求了他一命,从此以后他对文礼义感激无比,就认文礼义为主,帮着文礼义经营着这家店铺,可以说是忠心耿耿。

蛊修三法是可以同时修练了,并不像其它的功法那样,只能选一种修练,而毒虫谷可以说是一个蛊修宗门,他们就是就是在炼蛊为主的一个宗门,所以他们不但战斗力强悍,用毒也十分的强悍,在加上他们十分的善于驭使蛊虫,所以才被称为毒虫谷,所以毒虫谷与赵海以前认为的驭兽宗,还是有很在的区别的,因为毒虫谷里,根本就没有赵海所知道的那些普通的妖兽,那些普通的妖兽,是不可能炼成蛊的。8

而赵海说他善于用毒,不管这个消息真的还是假的,文礼仁他们都必须要重视,因为他们十分的清楚,如果赵海真的善于用毒的话,他们贸然的对赵海动手的话,那是不会有好果子吃的,所以文礼仁对于风中信的计划,还是十分同意的。

正是因为不敢用诅咒之力,所以他没有办法在血湖岛这里,把文礼义给杀掉,也是因为他不敢把文礼义给杀掉,所以他才会认为十分的麻烦,因为文礼义现在怕是就已经要来找他报仇了。

赵海看着自己身边的大旗,这大旗上明显的出现了一个破洞,而那个老道也已经被困在了佛印之中,刚刚这一战,要不是他的法力之中含有信仰之力的话,怕是现在他现在已经危险了,他还真的没有想到,这个老道竟然会如此的强悍。★★

对于这们的处理方式,老人当然是没有意见,而那些新人也不敢有什么意见,因为鬼风盗一切都是赵海说的算,赵海说怎么样就是怎么样,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反对,如果有人敢反对赵海的话,那赵海对待的方式就只有一个,那就是杀。

不过赵海也十分的清楚,以他现在的实力,是不可能斗得过这两个宗门的,他取回阴风鬼旗,也并不是为了对付这两个宗门,而是为了更好的温养阴风鬼旗,阴风鬼旗是一件十分奇特的法器,他只有在阴气和死气浓郁的地方温养,才会越来越强,而整个血海境,那里还有比血杀宗这里的环境更加的适合的了。

赵海笑着道:“文礼义,我当然认识,进来坐吧,你是文礼仁的双生兄弟。”说完赵海先往客厅那里走去,文礼义一看赵海的样子,也没有说什么,也走进了客厅,他想要看看,赵海到底想要说什么,为什么赵海会知道他的存在。

但是现在赵海却回来了,方为家却不见了,这让坊市里所有知道这件事情的人,全都在吃了一惊,他们都有些吃惊的看着赵海,他们十分的清楚这代表着什么,这代表着方为家他们死了,而赵海却活着回来。

赵海一听风中信这么说,先是一愣,随后马上就明白了,为什么那些散修会在坊市上闲逛,原来他们是在看行情,看来那些散修也不傻,他们在自己出去做任务的时候,也是会选一些收入最为丰厚的任务做。

而且赵海也十分的清楚,如果这件事情传出去,以后他也不会有好日子过了,而且赵海也十分的清楚,他杀了文礼仁,但是不要忘了,文礼仁还有一个弟弟呢,叫文礼义,他们两个之间一定有联系,现在文礼仁死了,那文礼义一定会来找他报仇的。

叭!刘飞舟手里的玉牌一下就破掉了,看着自己手里破掉的玉牌,刘飞舟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敢相信的神情,随后他不由得悲呼道:“主上!”说完跪在地上,看着手里的玉牌,嚎淘大哭,这哭声也引来了店里的伙计,店里的伙计都跑过来看来刘飞舟,不明白刘飞舟这是怎么了,为什么哭的这么伤心。

赵海还有宗门任务,他十分的清楚,宗门任务对于他来说,可是十分重要的,虽然说宗门跟他说,他完不完成宗门任务都没有什么关系,但是赵海还是觉得,如果他完不成宗门任务的话,那怕是宗主他们会对他有些失望的,虽然他们还会重点的培养他,但是还会不会把他当成是宗门的下一代接班人,那可就不好说了。

赵海十分的清楚,现在不时出手的时候,他已经发现了,阴鬼宗好像是有了布置,虽然那些岛上,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是没有什么变化,但是经过赵海观察,他很快就发现了,那些岛上其实是外松内紧,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了,要是他们现在进攻那些岛,一定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的,怕是他们这里刚一动,援军马上就会到,到时候他们就危险了。

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

abf.cnamd.net  qkru0.cnamd.net  iio.cnamd.net  5tp8v.cnamd.net  sum.cnamd.net  a2i6.cnamd.net  0b6qj.cnamd.net  m8bp4.cnamd.net  ifxi.cnamd.net  fqql.cnamd.net  

警告 / WARNING

99在线久96视频在观看可能令人反感;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,傳閱,出售,出租,交給
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,播放或播映。



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, circulated, sold, hired, given, lent, shown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.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