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给我这个做什么?”欢颜虽然已经心知肚明,面上却故作不解。

  蒋青青听了欢颜的话,笑得停不下来,“这奕世子也太……太聪明了,竟然能想出这样的法子来。”

  而谢安澜也就这么握着她的手不说话。

  他自然十分高兴,欢颜不再跟自己见外。欢颜一向不喜欢麻烦别人,纵然是对蒋青青和栾静宜也是如此,谢安澜巴不得她多来麻烦麻烦自己。

  “三位公子,不知你们是否满意?”

  “不会了。”栾静宜肯定地答道。

  “我还以为你已经不在乎我了,那天……你都没有来送我。”仔细听的话,或许还能听出里面的一丝丝委屈。

  以前奕世子跟她成亲的时候,大家就都觉得很奇怪,奕世子怎么会跟这么一个女子成亲,也不怕真的把自己给克死了,定安王和定安王妃也不知是怎么想的,竟然也不拦着。

  门外的下人见房门打开了,忙给傅文清见了一礼,随即又道:“本来小的是要带他进来的,可是那孩子却说眼下我们府上客人多,他有些怕生,所以就在后门等着,让少爷您过去见他一趟,他有十分重要的东西要给您。”

  蒋青青笑着看向傅文清,一双眼睛里熠熠生辉,若星河璀璨,“你说真的?没骗我吧?”

  京城的主道上,花灯沿街排开,铺陈绵延,如天上银河一般。

  本来她是想来找欢颜说些其他事情的,赏花宴的消息是顺带。可眼下……显然不是跟欢颜闲聊的好时机。

  欢颜是什么人,那是谢安澜默默护在心尖上数年之人,他都舍不得勉强她一下,那范正奇是活得不耐烦了,竟然敢调戏欢颜。

  只听得冉修辰话音一转,“不过,你完成得算是不错,勉强通过了我的考验。”

  欢颜扔下手里的棋子,“算了,不下了,光听你讲以前的那些事情了,哪里还有心思下棋,睡觉去了。”

  “我好歹是你的亲生父亲,你怎么能这么跟我说话?”

  一个是五皇子安插在荣国公府的眼下,而另外一个则是五皇子安插在他寝宫里的眼线。

  傅文清顿时抬起头看向蒋青青,“你说真的?你对那程公子,一点儿爱慕之心都没有?”

  三皇子连忙低头认错,“是,儿臣知错了,父皇请息怒。”

  这一次,不待傅大学士开口,一旁坐着的傅夫人先是不赞同了,“当然是不妥。就算暂且放下她差点跟三皇子定亲这一点,那位蒋小姐她可是……有失心疯的,这万万不行。”

  栾静宜脸上露出了然的笑容。

  倒不是因为别的,就是怕自己母亲又乱说。

  “出众倒不至于,勉强还可以吧。这是他刚刚给我的他这两天整理出来的有关于坤县的东西,我看了看,还算可以。”

  傅大人看了一眼冉修辰,这才接着道:“我知道这些日子大家都辛苦了,也记得你们已经好久都没有休沐过了。鉴于你们最近的进度都不错,明天准你们休息一天,好好歇一歇。”

  栾静宜听得他的脚步远了,暗暗在心中舒了一口气,虽然今天的冉大人依旧冷血无情,但也确实在无意间帮了自己大忙。

  “好,不说了。你若是生气的话,以后尽管罚我就是,我都受着。”

  傅夫人不由起了疑心,难道自己儿子真的有喜欢的女孩子了?

  “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我今天在翰林院才从别人的嘴里听说了那件事,真的还是假的?”

  只有一点……

  “天香楼。”


bx1.cnamd.net  vlq4.cnamd.net  jwh.cnamd.net  e878.cnamd.net  na7w4.cnamd.net  m27vn.cnamd.net  w00.cnamd.net  sw8.cnamd.net  euus.cnamd.net  p2gwa.cnamd.net  

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cnamd.net

本站请下载草莓视频最新版本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!